24 January 2008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
市民對政府財政預算期望意見調查 (Chinese Version Only)



下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將於下月公佈。為此,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特別進行了一項調查,詢問市民的相關意見。調查於1月21至23日晚上6時至10時30分進行,共成功訪問了824位18歲或以上的市民,成功回應率為44.7%。以824個樣本數推算,將可信度(confidence level)設於95%,百分比的抽樣誤差約在正或負3.41% 以內。調查結果摘要如下:

(一)對政府財政預算的總體期望。首先,調查要求受訪者說出最期望財政預算首要處理哪方面的問題,在不提示任何預設答案的情況下,受訪者提出了不同方面的期望,而最多受訪者提及的是「寬減稅項(包括提高免稅額、退稅等)」(21.1%),然後依次是「改善民生」(11.3%)、「抑制物價上升」(10.9%)、「扶助弱勢社群(包括扶貧等)」(10.6%)和「改善老人福利(包括增加老人生果金等)」(10.1%)(見表一)。可見寬減稅項是現時較多市民對財政預算的期望。

(二)最期望財政預算增加哪方面的公共開支。當被問及如果財政預算可以增加公共開支,他們最期望增加哪方面的開支時,最多受訪者回答的是「醫療」(30.9%),然後依次是「教育」(16.6%)、「老人福利」(13.1%)和「社會福利」(12.6%)(見表二)。換言之,市民期望增加公共醫療開支明顯地較其他方面的期望為高。

(三)最期望財政預算寬減哪方面的稅項。當被問及最期望財政預算可以寬減哪些稅項時,近一半的受訪者回答是「薪俸稅」(49.8%),其次是「差餉」(37.1%)(見表三)。

(四)最期望財政預算調高哪方面的稅務減免。至於最期望財政預算調高哪方面的稅務減免,最多受訪者回答的是「個人免稅額」(42.1%),然後依次是「子女免稅額」(17.5%)、「供養父母免稅額」(16.7%)和「供樓利息扣除上限」(10.7%)(見表四)。

(五)不同社會階層對財政預算的期望。這次調查亦詢問了受訪者的主觀社會階層認同,結果發現,有37.3% 認為自己屬於「中層」,34.6% 及21.0% 表示屬於「中下層」及「下層」,認為自己屬於「中上層」或「上層」的則有5.8%(見表五)。至於不同主觀社會階層對財政預算的總體期望,社會階層認同越高人士,越期望財政預算能「寬減稅項」;社會階層認同較低人士,則較傾向期望「改善民生」和「改善老人福利」。社會下層和中下層認同者,也較社會中層和中上層/上層認同者傾向期望增加有關「醫療」和「社會福利」的開支;相反,社會階層認同越高人士,越期望政府能增加「教育」的開支。社會階層認同越高者,亦越期望財政預算能寬減「薪俸稅」,而社會階層認同越低者,則傾向期望寬減「差餉」。至於最期望財政預算調高哪方面的稅務減免方面,社會階層認同較高的人士,較期望財政預算能調高「個人免稅額」,而社會階層認同較低者,則傾向期望調高「供養父母免稅額」(見表六)。

(六)對現時物價上升的意見。這次調查亦有詢問了受訪者對現時物價上升的嚴重性的評估,結果顯示,有47.6% 的受訪者認為「好嚴重」、48.5% 回答「幾嚴重」,而表示「不嚴重」的只有3.6%(見表七)。明顯地,物價上升的嚴重性已受到社會廣泛關注。此外,表示現時物價上升對他們的日常生活帶來「好大負面影響」的受訪者有30.5%,表示「有幾大負面影響」的更有55.6%,而感到沒有負面影響的只有13.8%(見表八)。簡言之,物價上升的問題已對絕大多數市民造成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當那些表示物價上升對他們的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的受訪者被進一步詢問時,最多受訪者期望政府能「限制公共事業加價(包括巴士、鐵路、電費等)」(57.3%),其次則是「減稅或退稅」(17.9%)和「調高綜援金額或老人生果金」(13.0%)(見表九)。

(七)不同社會階層對物價上升的態度。不同社會階層人士都感受到物價上升的嚴重性,但認為「好嚴重」的受訪者多來自於社會階層認同較低的人士。此外,不同社會階層人士大都表示物價上升對他們帶來負面影響,惟程度上明顯有差異。社會階層認同越高的人士,受到的負面影響明顯較社會階層認同較低的人士為少。至於期望政府如何幫他們面對物價上升問題,較多社會中上層/上層認同者期望政府利用稅務減免方法幫助他們,而社會階層認同較低者,則較傾向期望政府能「限制公共事業加價」或「調高綜援金額或老人生果金」(見表十)。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調查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