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RSSRss 訂閱    列印此頁 列印
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
市民對貧窮和社會福利問題意見調查結果摘要



近年貧富兩極化和貧窮問題備受社會關注,有鑑於此,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早於1997年10月已就市民對貧窮問題和相關社會福利態度問題進行意見調查;2003年3月又完成了另一次相關調查。最新一次調查則於今年1月15至21日進行,共成功訪問了853位18歲或以上的市民,成功回應率為46.5%。以853個樣本數推算,將可信度(confidence level)設於95%,百分比的抽樣誤差約在正或負3.36%以內。調查結果摘要如下。

(一)對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的看法。對於現時香港貧富差距問題,有88.5%的受訪者認為嚴重/非常嚴重,較2003年的調查微升0.5個百分點,而認為不嚴重/非常不嚴重的只有9.2%,也較2003年的調查微升0.4個百分點。與此同時,有76.2%的受訪者認為現時香港的貧窮問題嚴重/非常嚴重,較2003年的調查微升0.7個百分點,而認為不嚴重/非常不嚴重的只有20.5%,與2003年的調查幾乎一樣(見表一)。換言之,儘管過去幾年香港經濟持續快速復甦,但市民普遍認為現時香港的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嚴重,而且有關嚴重程度與2003年香港經濟正處於水深火熱時相若,反映經濟的顯著改善並沒有紓緩市民對貧富差距和貧富問題的悲觀看法。

(二)對造成香港貧窮問題因素的看法。有20.4% 的受訪者認為造成香港貧窮問題來自個人因素多些,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上升10.2個百分點,認為社會因素多些的有55.7%,較2003年的調查顯著回落7.7個百分點,而認為兩者一樣多的有20%,也較2003年的調查下跌2.3個百分點(見表二)。數據顯示現時仍有超過五成五的市民認為造成香港貧窮問題的主因是來自社會因素而非個人問題,儘管這種「社會決定論」已沒有2003年時那麼普遍。

(三)對失業問題的看法。理論上,失業是造成貧窮問題的一個重要因素。調查顯示,有28.2% 的受訪者認為香港現時的失業問題嚴重/非常嚴重,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減少了60.5個百分點,而認為不嚴重/非常不嚴重的有66.2%,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增加了57.8個百分點(見表三)。若將這一結果與上述有關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的嚴重性的數據一起分析,不難看見,儘管過去幾年隨著經濟快速好轉,認為失業問題嚴重的市民大幅減少,但這並沒有紓緩他們對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的嚴重性的看法,這頗不一致的結果說明,在市民的普遍認知中,失業問題的改善,並不能直接扭轉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的惡化,背後原因,可能與工資偏低和就業不足有關。

(四)對香港社會向上爬(流動)的機會的看法。有49.7% 的受訪者認為現時香港社會向上爬的機會不足夠/非常不足夠,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下降21.2個百分點,而認為足夠/非常足夠的有44.3%,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上升23個百分點(見表四)。顯而易見,過去幾年經濟的快速復甦使市民對香港社會流動性的悲觀看法出現很大的改變,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如此,現時對香港社會流動持悲觀看法的人仍較持樂觀看法的人為多。

(五)對不同社會福利的足夠性的看法。在政府層面,社會政策從來是調和貧富差距和紓緩貧窮問題的重要手段。為此,調查亦就五項社會福利措施的足夠性詢問了受訪者的看法,包括老人福利、公共房屋、教育機會、醫療設施及服務和綜援金水平。結果發現,有69.2% 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提供的老人福利不足夠/非常不足夠,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上升19個百分點,而認為足夠/非常足夠的有24.3%,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下降12.9個百分點;有42.2% 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提供的公共房屋不足夠/非常不足夠,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上升13.3個百分點,而認為足夠/非常足夠的有52.2%,較2003年的調查顯著下降7.1個百分點;有21% 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提供的教育機會不足夠/非常不足夠,較2003年的調查微升1.1個百分點,而認為足夠/非常足夠的有74.4%,也較2003年的調查微升1.3個百分點;有56.5% 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提供的醫療設施及服務不足夠/非常不足夠,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上升27.3個百分點,而認為足夠/非常足夠的有41.6%,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下跌23.7個百分點;有33.5%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提供的綜援金水平不足夠/非常不足夠,較2003年的調查顯著上升10.4個百分點,而認為足夠/非常足夠的有47.5%,較2003年的調查顯著下跌6.7個百分點(見表五)。上述的調查結果顯示,相較於2003年的調查,認為五項社會福利措施不足夠的市民均有所上升,當中升幅較大而又超過半數以上市民認同的有老人福利和醫療設施及服務,反映隨著經濟持續快速改善,市民對政府加大社會政策的力度以扶助基層市民的訴求同時顯著上升。

(六)對特區政府的滿意度。當那麼多市民認為香港現時的貧富差距問題和貧窮問題嚴重,而且不少市民也質疑現時政府提供的一些社會福利不足,有關的看法究竟有否對特區政府的民望造成壓力?調查發現,有61.1% 的受訪者對特區政府的整體表現表示滿意,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上升45.1個百分點,而認為不滿意/非常不滿意的有32.8%,較2003年的調查大幅下降41.6個百分點(見表六)。僅就這一結果而言,相較於2003年,市民對特區政府的整體表現滿意度無疑已隨著經濟的快速復甦而大幅回升,並沒有受到市民對貧富差距、貧窮問題和社會福利措施不足等的負面看法太嚴重的影響。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當今年的調查進一步細問市民對政府促進政制發展、改善民生表現和促進經濟發展的滿意度時,結果顯示最多受訪者表示不滿的是改善民生表現(45.7%),然後是促進政制發展(41.2%)和促進經濟發展(31%)(見表六)。換言之,儘管現時市民對特區政府的整體表現的滿意度尚算不錯,但深入細看,他們對政府改善民生表現的不滿其實仍頗高。就這一角度而言,如果政府能針對前述市民認為一些社會福利不足的地方作出有效回應,盡力改善民生,其整體表現的滿意度應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七)不同社會階層對貧窮問題、失業問題、社會流動問題、相關社會福利態度和特區政府滿意度的差異。鑑於不同社會階層可能對前述的貧窮問題、失業問題、社會流動問題、相關的社會福利態度和特區政府滿意度等存在差異,調查也詢問了受訪者的主觀社會階層認同(相關結果見表七),並將有關的主觀社會階層認同與各個態度指標進行交互表列分析,以瞭解其相互的關係。結果發現:(1)不同社會階層對貧窮差距與貧窮問題的嚴重性並不存在顯著關係,顯示市民對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的嚴重性的普遍共識基本上是跨社會階層的(見表八)。雖然如此,對於造成香港貧窮問題的因素,自稱屬社會中下層/下層的受訪者,明顯較其他社會階層認同者有較高的比例歸咎於社會因素;相反,自稱屬社會中層/中上/上層的受訪者,則明顯較其他社會階層認同者有較高的比例歸咎於個人因素(見表九)。(2)自稱屬社會中下層/下層的受訪者,明顯較自稱屬於社會中層/中上/上層的受訪者有較高的比例認為失業問題嚴重,反之亦然(見表十)。(3)社會階層認同越低的受訪者,越認為香港社會向上爬的機會不足,反之亦然(見表十一)。(4)在列出的五項社會福利措施中,有兩項與主觀社會階層認同呈顯著關係,而且關係的性質一致,即社會階層認同越低的受訪者,越認為政府提供的公共房屋和綜援金水平不足,反之亦然(見表十二)。(5)在列出的四項政府表現滿意度方面,有三項與主觀社會階層認同呈顯著關係。首先,主觀社會階層認同越低的受訪者,對政府改善民生表現越感到不滿,反之亦然。另一方面,主觀社會階層兩端(即自稱屬社會下層及上層)的受訪者,明顯較其他社會階層認同者有較高的比例,不滿政府的整體表現及其在促進經濟發展的表現,而其中自稱屬社會下層的不滿比例最高(見表十三)。上述的交互表列分析結果透露,對於貧富差距問題、貧窮問題、失業問題、社會流動問題、一些相關社會福利問題和特區政府的社會經濟表現問題,主觀社會階層認同較低的市民明顯存在較多負面的看法。這多少反映在經濟快速復甦的過程中,基層市民的生活仍面對不少困難,並沒有社會階層較高的人士得到那麼多的改善,因此他們對特區政府的表現,尤其是在民生方面,仍存在較多的不滿,並希望特區政府在某些社會福利領域(如公共房屋和綜援金)作出更大的承擔。

結論與建議

總括而言,這次調查結果值得注意的地方有:(一)儘管近年香港經濟大幅改善,但市民仍普遍認為現時香港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嚴重,情況與2003年香港經濟仍處於水深火熱時相若,反映經濟的好轉並未能紓緩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二)現時仍有較多市民將貧窮問題歸咎於社會因素多於個人因素。(三)市民對失業問題的嚴重性的看法較2003年時已大幅改善,若結合第一點結果看,反映失業問題的改善並末能改變市民對貧富差距和貧窮問題持續嚴重的負面看法。(四)市民對現時香港社會流動的方法明顯沒有2003年時那麼悲觀,但目前持悲觀看法的人士仍多於持樂觀看法的人士,這說明整體而言,市民對現時香港社會流動的機會仍相對地有所保留。(五)隨著經濟的大幅好轉,市民對政府提供的各種社會福利的期待都出現不同程度的上升,當中又以老人福利和醫療設施及服務所面對的壓力最大。(六)經濟的大幅好轉也使得政府的整體表現滿意度大幅上升,但深入細看,市民對政府改善民生表現的不滿仍然頗高,反映現時財政盈餘頗多的特區政府在民望上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七)社會低下階層對貧富差距問題、貧窮問題、失業問題、社會流動問題、一些相關社會福利問題和特區政府的社會經濟表現等都存在相對較多的負面看法,這多少顯示社會低下階層在近年香港經濟快速復甦的過程中受惠不多,頗有怨言。

基於民意確認貧窮及貧富懸殊的嚴重性,以及相關社會福利數據顯示的優先次序,我們有如下具體政策建議:

(一) 特區政府應加大力度增加老人福利及服務,例如提高老人生果金的金額;尤其是對於低下階層的老人,若符合經濟審查,其生果金的金額更應適量增加。

(二) 特區政府應該投放資源改善公共醫療設施及服務,例如減少公立醫院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並盡快推出醫療融資的諮詢,使市民對本身的權責及政府醫療承担的限制有更深入的理解。這些討論將有助調整民意對政府提供醫療服務的訴求。另外,在醫療融資的設計中,應盡量平衡低下階層市民的負担能力。

(三) 特區政府應重新檢視其房屋政策。事實上,這一、二年樓價颷升已加重市民的負担,調查也顯示低下階層市民對公共房屋有較大不滿。因此,政府除了考慮豁免所有住户差餉之外,還可考慮減免公屋住户一個月的租金,而所需的開支應由財政盈餘一次過撥出。

(四) 特區政府還應適量提高綜援金水平,並同時考慮在財政預算財中發放多一個月的綜援金,以顯示對綜援人士的關懷和承擔。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
社會與政治發展研究中心社會政策研究組

左起: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王家英教授
中大社會工作學系教授王卓祺教授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榮譽研究員何永謙教授
左起: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王家英教授
中大社會工作學系教授王卓祺教授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榮譽研究員何永謙教授


搜尋新聞稿

專題


香港中文大學55周年
香港中文大學55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