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2016年11月22日

中大公布全球首項「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新發現停服亞士匹靈可增加患嚴重心血管疾病及死亡風險逾六成

2016年11月22日
分享
列印

中大醫學院院長暨卓敏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陳家亮教授領導全球首項「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數據分析。

陳家亮教授指出較少醫生及病人意識到亞士匹靈可致腸道出血。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醫學院早前進行全球首項「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數據分析,發現腸道出血病人在停服亞士匹靈後,罹患嚴重心血管疾病及死亡的風險增加逾六成。負責研究的團隊建議病人在腸道出血之後,醫生應就其罹患嚴重心血管病的風險決定是否繼續服用亞士匹靈。相關結果已於頂尖醫學期刊《胃腸病學雜誌》(Gastroenterology)發表,並將被美國多個醫學團體列為臨床指引,有助醫護人員為病人制訂治療方案時,提供具方向性的指引。 

背景

亞士匹靈(Aspirin)是治療心血管疾病的重要藥物。近年,愈來愈多人服用亞士匹靈以預防冠心病、中風及大腸癌。亞士匹靈對胃部的副作用已是眾所周知,卻很少醫生和病人意識到此藥亦可致腸道出血。 

事實上,因服用亞士匹靈而引致腸道出血的個案正不斷上升。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威院)在2015年處理的1,800個腸胃出血個案中,便有300多個是小腸及大腸出血,佔所有個案的兩成,當中絕大部分與服用亞士匹靈有關。值得留意的是,目前醫學界並未有方法預防或治療因亞士匹靈對腸道造成的損害;加入胃藥或轉服用其他非亞士匹靈抗血小板藥物也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曾患有腸道出血的病人應否停服亞士匹靈?醫學界一直缺乏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研究和分析,亦未有相關的國際指引,令醫護人員在預防及治療心血管疾病與平衡腸道出血風險之間面對兩難的局面。醫學界一直不知道腸道出血病人在繼續服用亞士匹靈後再出血的風險,同時亦缺乏停服亞士匹靈後罹患嚴重心臟病或中風的數據。

停用亞士匹靈後罹患嚴重心血管病及死亡風險增逾六成 

為提供更多資料以協助醫護人員作臨床決定,中大醫學院收集及分析了威院在2000年至2007年間被診斷因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病人數據,並追蹤當中295人在隨後5年的臨床數據,按他們服用亞士匹靈的情況劃分成「用藥組」及「非用藥組」。

分析資料顯示,「非用藥組」罹患嚴重心血管疾病及死亡的風險,較「用藥組」高61%,但他們出現復發性腸道出血的比率,則較「用藥組」低約63%。詳見下表:

 

出現復發性腸道出血病人比率

罹患嚴重心血管疾病及病人死亡比率
(例如:冠心病、中風)

用藥組 (174人)

19%

23%

非用藥組 (121人)

7%

37%

非用藥組與用藥組的風險比對

低63%

高61%

建議因應病人罹患心血管病風險度身訂造治療方案 

領導上述分析的中大醫學院院長兼卓敏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陳家亮教授指出,醫生在決定應否停用亞士匹靈時,應考慮病人是否罹患嚴重心血管病。陳教授建議:「如病人患有心肌梗塞、已植入冠狀動脈支架或曾多次嚴重中風,繼續服用亞士匹靈的好處超越腸道再出血的風險。相反,如病人只為預防或僅患有輕微心血管問題,在發現腸道出血後便應停止服用亞士匹靈。」 

陳家亮教授續指:「是次為全球首項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所作的數據分析,為臨床治療提供極重要的參考資料。醫生不但可參考這些數據,因應病人的心血管狀況度身訂造適合的治療方案;亦可援引這些資料向病人解釋和溝通,讓患者更清楚掌握有關治療的好處和風險。有關發現和資料將被美國多個醫學團體納為臨床指引,有助醫護人員為病人制訂治療方案時,提供具方向性的指引。」

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Deepak L. BHATT及加拿大麥馬斯特大學腸胃科榮譽教授Richard H. HUNT在同一期《胃腸病學雜誌》期刊評論中指出,由於目前醫學界並未有方法預防或治療因亞士匹靈對腸道造成的傷害,過去也沒有相關的研究和分析,令醫患無所適從,處於兩難局面。是次分析結果大大增加了醫學界認識繼續服用亞士匹靈所帶來的好處及引致腸道出血的風險,對這個未被開發的研究領域帶來重大貢獻。



中大醫學院院長暨卓敏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陳家亮教授領導全球首項「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數據分析。

中大醫學院院長暨卓敏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陳家亮教授領導全球首項「針對亞士匹靈引致腸道出血」的數據分析。

 

陳家亮教授指出較少醫生及病人意識到亞士匹靈可致腸道出血。

陳家亮教授指出較少醫生及病人意識到亞士匹靈可致腸道出血。

 

下載所有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