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RSSRss 訂閱    列印此頁 列印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中大發現糖尿患者患抑鬱症風險為一般人的兩倍
倡以一分鐘問卷及早評估糖尿患者的精神健康狀況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發現,糖尿病患者同時患有抑鬱症的機會為一般人的兩倍。若這兩大慢性病並存,會影響患者的荷爾蒙水平、代謝及血糖控制,增加其中風及患心血管病的風險。有見及此,研究所提倡為糖尿病人進行一分鐘精神健康問卷檢測,以快速辨識當中的抑鬱症高危族群,然後由糖尿病團隊作初步評估,嚴重者可及早轉介精神科醫生跟進及治療。中大希望透過結合醫療團隊及家人朋輩的支援、個人化的病歷數據庫及患者的自我管理,提升糖尿病患者在身體、精神及社會三方面的生活質素,達致世界衞生組織的健康指標。 

香港現時約有60萬及72萬市民分別患有抑鬱症及糖尿病,當中約13萬人同時患有這兩種病症。一般的醫療程序會將這兩種病症分開處理,各自作診斷及治療。然而,抑鬱症及糖尿病都可能由遺傳基因、環境及社會背景、人生重大事件等因素而誘發,甚至會互相影響,令患者出現併發症甚至早逝,實在不容忽視。 

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於2010至2011年期間進行有關糖尿病及抑鬱症的研究,在586位年齡介乎25至75歲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全面糖尿病及併發症檢測中,加入一分鐘的「病人健康狀況問卷- 9」(PHQ - 9)。研究人員再隨機抽出99位患者接受精神科醫生長達45分鐘的專業評估,當中有23%確診抑鬱症。從他們的「病人健康狀況問卷 - 9」的分數,研究人員發現患者健康狀況的分界線為7分(國際標準為10分),歸納出2型糖尿病患者同時患有抑鬱症的機會為18%,是一般市民的兩倍。 

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兼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創所主任陳重娥教授指出:「糖尿病患者的自我管理十分重要;然而患者的認知、情緒及行為往往影響自我管理、對治療的耐性及服用藥物的依從性,進而影響整體治療成效。」陳教授更指出,經過七年跟進研究,將患有抑鬱症與沒有抑鬱症的糖尿病患者作比較,前者的中風及心血管病風險分別為後者的三倍及兩倍;而每一千位同時患兩種病症的病人當中,其住院日數中位數亦較沒有抑鬱症的糖尿病患者每年高七倍,因此不能掉以輕心,需及時識別並接受適切治療。 

中大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名譽臨床助理教授丁昭慧醫生表示:「大部分糖尿病患者對情緒低落不以為然,部分則因害怕被標籤而不敢求助,故希望透過此研究提高大眾對糖尿病及抑鬱症兩大慢性病的認知。」中大教學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的糖尿病及內分泌中心自2013年起,已將「病人健康狀況問卷 - 9」加入糖尿病患者的全面檢測中,並由糖尿病專科團隊為分數高於標準者先進行初步評估,再轉介予精神科醫生及早跟進。 

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教授榮潤國教授認為:「對同時患有糖尿病和抑鬱症的患者,除了由醫護團隊從生理及心理兩方面作介入治療外,家人及朋輩亦應持續鼓勵患者貫徹自我管理。此外,學術機構或研究單位應透過教育及研究發布,提高大眾對此兩大慢性病的認知。決策機關亦應支持及早識別病症的政策,按照世衞的健康指標,由身體、精神及社會三個層面全方位照顧病人的生活質素,減低患者中風及患心血管病的風險,從而縮短他們的住院日數。」榮教授指出,這些病人一般患有糖尿病及抑鬱症已一段長時間,加上這兩種病症於發病初期都不易被察覺,患者又因情緒受困擾而自理不善,故需要住院接受深入治療。若能及早辨識有關病症並作跟進,將可更有效地運用資源,惠及患者與整個醫療體系。 

中大醫學院糖尿病團隊早於二十多年前已進行糖尿病相關研究,並積極推動糖尿病全面評估。於2005年,中大成立「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透過轄下的「丘中傑糖尿病檢測中心」,為社區提供全面的糖尿病併發症檢測及風險評估服務。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於1981年成立,除教學外亦積極以研究為基礎,促進本地及國際合作,為社區提供優良的公共衞生健康平台。

(右起) 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榮潤國教授、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兼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創所主任陳重娥教授、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名譽臨床助理教授丁昭慧醫生,以及糖尿病和抑鬱症病人Joey小姐。
(右起) 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榮潤國教授、內科及藥物治療學講座教授兼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創所主任陳重娥教授、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名譽臨床助理教授丁昭慧醫生,以及糖尿病和抑鬱症病人Joey小姐。

同時患有糖尿病和抑鬱症的Joey小姐(右)分享接受治療的經驗。
同時患有糖尿病和抑鬱症的Joey小姐(右)分享接受治療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