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RSSRss 訂閱    列印此頁 列印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

中大發現詞素組合遊戲有助提升兒童的詞語閱讀技巧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心理學系的研究發現,強調詞素組合的語言遊戲有助提升兒童閱讀詞語的技巧。詞素指語言中最小的字義單位。一般而言,一個漢字代表了一個詞素。例如「睡」和「衣」兩個詞素合起來便組成一個詞語解作「睡覺時穿的衣服」。此外,一些同音字的辨別遊戲也有助提升兒童的詞彙知識。 

在一項即將於《Early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期刊發表的研究裏,中大心理學系博士研究生周彥玲及發展心理學教授Catherine McBride-Chang與數間幼稚園合作,推行一項為期約十星期的語文能力訓練計劃,讓幼稚園老師學習運用各種有關詞素合併、同音字或語音意識的遊戲和活動,提升兒童的中文字詞閱讀技巧。在計劃推行的最後五個星期,老師把遊戲裏的詞語跟相應的文字結合,讓幼童認識口頭語言如何轉變成書面語言。 

研究結果

相比控制組中沒有接受任何訓練或只接受了數學訓練的兒童,曾接受詞素組合訓練的兒童在詞語閱讀上的表現有顯著進步;他們的詞彙運用技巧亦有相當的改進。跟控制組比較,接受同音字辨別訓練的兒童在詞彙知識上的表現最佳;而接受語音技巧訓練的兒童無論在閱讀或詞彙知識上均沒有明顯進步(見圖表一及圖表二)。 

這個研究結果跟兒童學習英語的研究完全不同。一般而言,語音意識訓練對說英語的兒童的成效最好,因為兒童學會把說話的發音連結到表音符號系統的字母上。透過這種學習模式,兒童便能更有效的識別出詞語。可是,對於中文而言,只著重漢字的發音而忽略漢字的字義遠遠不及發音和字義兩者並重有效。這次的研究結果跟McBride-Chang教授及其他中大研究人員於2008年在《Developmental Psychology》期刊裏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一致。該項研究顯示,如父母曾接受將詞素組合和同音字辨識遊戲結合到故事閱讀的訓練,他們的孩子相比那些只有父母陪同閱讀故事而沒有玩語言遊戲的孩子,在詞語閱讀表現上有較大的進步。 

這些語言遊戲的成功在於著重教導兒童如何合理地組合中文的詞素,從而得出有意義的詞彙。例如,「大狗」、「小狗」或「黑狗」在中文裏都是有意義的;相反,「狗大」、「狗小」和「狗黑」則在中文裏說不通,是沒有意義的。一旦兒童透過口頭語言明白了詞素組合的方式,閱讀詞彙時將更容易識別出每個單字的合適位置,特別是對一些由兩個或以上單字組成的詞彙。例如:在「小朋友」一詞中,如兒童能夠識別出第一及第三個漢字(「小」和「友」),即使不能單獨地識別出第二個漢字,亦可憑着對詞素組合的知識預測到是「朋」字,從而得出整個詞語。因此,漢語詞素組合的知識在兒童剛開始閱讀時已經能夠發揮輔助作用。其他由McBride-Chang教授及同事進行的研究顯示,詞素意識表現特別差的兒童相對其他兒童更有可能患有閱讀障礙。 

這項研究說明一些兒童鍾愛的遊戲,如詞語接龍(今天—天氣—氣溫—溫習—習慣)(前一個詞語的最後一個字需與後一個詞語的頭一個字相同),不單富趣味性,更為兒童的中文閱讀能力奠下良好的基礎。若家長在這些遊戲中強調詞素在語言的組合方式,並教導小朋友分辨不同詞語中相同的詞素(如籃球、足球、排球的「球」)和不同詞語中同音異義的詞素(如:書包的「書」與舒服的「舒」),將有助小朋友的早期詞語發展及日後的閱讀發展。